顾之。

写得开心最重要,随缘。

书信集,给梅林的第一封信。

  • 旧剑梅林,普通人亚瑟和半梦魔梅林,书信集系列,这是第一篇。




Arthur Pendragon

London

1st January, 2017

 

Merlin

Avalon

 

 

亲爱的梅林:

展信佳。

这是我给你写的第一封信。你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在我的梦境里了,从我成人礼的那个晚上开始,直到现在。我很担心,但我没有联系你的办法。我只能写信,我会把这封信放在枕头底下,就像你曾经告诉过我的那样。

当时你告诉我,你说,枕下的书籍可以与灵魂一同入梦,我现在还能想起当时与我一同入梦的书是《罗密欧与朱丽叶》,那书很旧,是我从图书馆借回来的旧书。你坐在花丛里,像我们每次见面时一样,那些花是白色的,却有着淡紫色的纹路。你翻着那本书,手指卡在我夹书签的位置,等我找到位置坐下的时候,我正听到你读出了那一句。

爱情是叹息吹起的一阵烟,恋人的眼中有它净化了的火星,恋人的眼泪是它激起的波涛。它又是最智慧的疯狂,哽咽的苦味,吃不到嘴的蜜糖。我听到你这么读到。

那时我多少岁啊?应该只有十二岁,但我可以肯定,我和你遇见的时间一定远超十二年。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我也不明白,我只是有这种感觉,我感觉——从我出生以前,我就已经和你度过了漫长的时光,也许是在英格兰,也许是在阿瓦隆,也许是在别的地方。

虽然我有这种感觉,但是我又确确实实存在在此处,我存在在二十一世纪的伦敦,我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名叫亚瑟·潘德拉贡。我每天睁开眼睛,洗澡,吃早饭,然后去上学。我放学后要去咖啡店做兼职,把咖啡从柜台端到顾客的桌上。有的时候我很忙,要保证咖啡一滴不撒,同时走得还要快。我尽可能地不碰到任何一位来买点心的小姐,但是她们站得非常密集,几乎每次都会充满整家店。当然,我也有比较闲的时候,那时候我可以和店主,还有顾客们,我可以和他们聊一聊天。我最近认识了一位常客,是埃及人,名为奥斯曼迪斯。他是个有趣的人,来得很规律,但好像每次都是在等人。

我的每一天都平静无波,直到晚上。我闭上眼睛,坠入理想乡。而你总在那里。

你曾经总是在那里的,我不想让这句话变得像指责,请相信,我并没有指责你的意思。但,我只是想知道,梅林,你去哪里了?

从我有自己的意识开始,你就一直陪伴着我。虽然你从来不在梦境以外的地方出现,虽然我认识的所有人都不相信你的存在。我问过我的朋友们,我这样问他们:如果你每一天都梦到同一个人,那意味着什么?我的朋友告诉我,那可能意味着你爱上那个人了。

爱是什么?梅林,从小到大,你教给我了很多东西,但是你没有对我解释过爱的定义。这是什么?莎士比亚说它是烟,是火,是波涛。但是我并不能理解,梅林,你能为我解答这个疑惑吗?

教堂的钟要响了。今天我就写到这里,随信附上一支花,它来自我的店长。

 

Sincerely yours,

Arthur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