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之。

写得开心最重要,随缘。

Dream lovers.

今天的份。



二。
赵云浅眠,但是常会做梦,近来尤甚。
·
梦里的片段一闪而过,苍白无色,却只有血是鲜艳的。偶尔他梦见暗淡的星辰,褪色的烟气,拳场中人们狂欢时扭曲的脸,张张合合的嘴唇,对手脸上的鲜血,偶尔他梦见谁望向他时震惊的模样,胸口喷涌出的红色,倒下时的那声顿响,整个梦境都杂着嘈杂的磨砂音效,一切都在轰鸣,噪音中分不清笑和哽咽,分不清争吵不休和举杯痛饮,分不清真与假,但直到最后一切的一切都沉寂下来,最后慢慢融成图书馆中谁悠长的呼吸,斜撒的阳光,最后交汇成一张安静的侧脸。
·
那是诸葛亮,还作为律师的诸葛亮,那是他们的军师。
梦境中他总是慢慢悠悠翻过一页书页,眼神专注,而赵云在他不远处,面前也放着书,却基本未翻动过,他确实不适合这种地方,所以他的眼神一直放空在诸葛亮身上,总是真正地发着呆。
·
但那个梦最后他总看到他的军师抬起头微笑着说了什么,他便不可控制地伸手摸出了枪,朝着那人扣下了扳机,砰,梦便醒了。
·
醒来的赵云觉得他真的是想说什么的,只是自己怎么都看不懂。
·
他翻身坐起时正见到终端投影的灯泛着光,上方缩至手掌大小的诸葛亮凌空坐着,悠哉悠哉晃着腿儿,见他坐起便朝他飘过来,停在光束的边界处,抬着脸跟他说:醒了?现在还没什么事,子龙你可以接着睡。
·
不了。他往窗外看了看,漆黑一片,没法断定准确的时间,再睡个回笼也依旧是挣扎于梦魇,他也只得回头看向那个诸葛亮。军师你…还习惯吗?
·
有什么好不习惯的。那小人儿凝出把扇子朝他丢过来,那光子组成的小小羽扇击到黑暗中便破碎了。怎么不叫我先生了?
·
赵云沉默着不说话,诸葛亮倒也没追问,由着赵云一个人拉开窗帘看着暗色天穹。他面前的虚拟屏幕高速闪动,眼瞳里印着空灵蓝光。现在整个季汉的信息都要经过他手,小到一盏灯的开闭,大到一场黑夜里的枪战。这是极为让人眼红的能力,毕竟这个人类尚摆脱不了地心引力的时代,资源匮乏,因此任何一点信息上的都可能是致命的。
·
而这个让人眼红的家伙如今飘在赵云的床头,哼着某首老歌,手指在空中滑动一次便不知处理了多少东西,赵云知道,他的一个指挥便使得刘备的势力吐息几次,或者潜行于黑暗等待一击毙命的机会,或者收拢战线临时撤退。
·
最初的他们便是这样爬起来的,从高楼脚下的阴沟里,林立的高楼分割了星空,拔地而起的时候仿佛直入天际,或许人类依旧渴望与星辰同行,渴望着割断自己的根,所以所有人都热爱仰望星空,却始终不得与星空同行。
·
啊对了。诸葛亮突然停止哼歌。玄德说这两天有个聚会,让你和他一起去。
·
军部那边?
·
啊,是。公瑾的邀请。
·
赵云沉默地点点头,他也知道作为军部首席机械师的周瑜能独身来帮黑帮出生想他们,能把如此大一份礼物摆在他们面前,想必是追求某种更为重要的东西。
·
所以不睡一会儿吗。诸葛亮在那头悠悠地说。子龙你的睡眠时间可越来越少了,噩梦?
·
赵云转头那刻正见得他笑,他突然就想起当时他提着枪守在诸葛亮门外整整三个晚上,一切安全后实在撑不住一头栽过去,醒来的时候也见到他的军师这么笑。
·
…不了。先生的书还需要整理。
TBC.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