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之。

写得开心最重要,随缘。

Dream lovers.

Dream lovers.

·云亮,有点策瑜,或许有那么点儿没人看得出的备亮。
·这儿空桐。
·中长,大概。
·过两天放假了就日更,尽量?
·信我,亮亮我男神,我才不会虐他。

一。再遇
·
赵云到最后只记得那天终于下了雪。
·
那是一个极为寒冷的冬天,雪云顶住了阳光的压迫层层堆砌,城市那高楼顶起的天穹也被这松软却沉重的天幕压矮几分。这是一个极为寒冷的冬天,寒风跋山涉水跨越一整片大陆卷来最凛冽的气流,特意做的光洁明亮的落地窗上总结了抹不去的霜痕。而彼时赵云站在季汉的最高层楼顶,听着耳边的风声,居高临下地俯视眼前耸立的钢筋铁林。他无端想着,曾经的他也待在那钢铁森林脚底的泥壑中,但现在他却已站在了城市之顶。手中的烟一闪一灭,脸在风里冻得有点发红,那一丝烟草燃烧的气味似乎在进入他的鼻腔前就消散了——毫无意义的动作,他也知道,但脚边已经散落了一地的烟头。
·
他出来透气,在这关键的时刻。几十米往下刘备的技术人员正在做最后的扫尾,那房间的所有灯光都有规律地闪灭,空气压迫而凝重。而雪云积压了几天,他便做了几天的噩梦,梦中那声枪响被按下回放一遍遍再现,那声枪响中他同时杀了两个人。循环的梦魇太消磨人的精力,所以在他就这么单薄地笔直地站在栏杆前,在铺天盖地的风声中等着一个声音出现。
·
第一片雪花试探着飘落的时候,他终于听到那首极老的英文歌,女声反反复复唱着See, I've left my home.I couldn't get used to living alone.不需看终端屏幕他便知道这个电话来自于谁,曾有个人拿着他的终端花费半小时的时间给他通讯录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设置了特别的来电铃声,还一本正经地说这是一种战术,信息的及时传递是必要的,至少你只要听到铃声便知道该做什么或是忘记了什么事——到最后他真的对那几首老歌烂熟于心,那首最常被对方哼唱着的调子却不再出现了。
·
他碾灭了烟头,踩着刚下的几片落雪回到楼内,顺着电梯一路降至地底,伴着女声机械的报数声,他从钢化玻璃中看见了外面风的痕迹,雪线终于压上国境,仅需片刻就能掩盖一切。
·
电梯真正沉入地底的前一刻,他突然想起诸葛亮下葬那天也下了那么大的雪。
·
电梯门打开,赵云看着倾泻而下的光影,侧身让出道路给周瑜。擦肩而过时周瑜对他点了点头,那男人似乎很疲倦了,尽管军部的首席机械师并不怎么看得出倦色——没被军装套着的脊背依旧挺直,点头问候时礼貌依旧,只是眼眶下面有那么一抹青黑,而赵云知道自从他独身来到季汉后已经熬了三天。他对赵云说:只剩下最后的调适工作,你们的人很快就能做好。
·
不知道孔明到底记录下了什么,如果有什么意外情况记得联系我。
·
他隔着电梯即将合上的门,远远地对离去的赵云说:提醒一句,孔明大概没给它输入最后一段记忆,你得注意。
·
刘备的电话还在锲而不舍地响着,一遍又一遍,那首歌反反复复地唱,直到赵云过了重重检查进门才彻底沉寂停止。
·
他进门时便已看见他了。
·
一束蓝光打亮那人面孔,正是记忆中熟悉的那张脸,赵云能从那人身体里看见后面的机器,机器偶尔轰鸣,整个房间昏暗得只剩一束光存在。那人听到开门的声音便回过头来看,转头的那刻他大概也没看见刘备脸上转瞬即逝的复杂表情,那一瞬间刘备和赵云交换了眼神,然后笑着招呼着他来欢迎他们回归的军师。
·
诸葛亮也笑了起来,温和如往常:子龙,别来无恙啊?
·
TBC.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