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之。

写得开心最重要,随缘。

[重生法神]有一年。秋指向

-OOC,慎入。
-一时鸡血产物,算是个情人节贺文
-没逻辑没剧情没文笔…顺便一说不要在意人称,我是看游戏ID更顺手就用了游戏ID
-po主死蠢把原来号给忘了,只能换张马甲
-一不小心开了吐槽
-凑合看看…如果可以的话,可以求个评价吗_(:3)

缘分这种东西,是谁也说不清楚的。

有一年里,小小的秋叶殇背着妈妈新买的小书包,踮着脚往邻居家打开的门里贼头贼脑地看。打扫空屋扬起的灰尘让他打了好几个喷嚏,他擤一擤鼻子,从门后面探出小半个脑袋,继续观察这传说中的新邻居。
这个巴掌大的小区里家长里短的琐事在人们的嘴中总是传得飞快,秋叶殇被妈妈从幼儿园领回家的时候听到楼下有几个阿姨在唠嗑着家常,她们嗑着瓜子缩到阳光照不到的阴影里——诶,你们知道吗,xx楼来了一户新人家哦。对啊,就是老陈家隔壁嘛,那间一直空着的房子终于有人住咯——夏天日光带来的暑气冲不淡八卦的热情,秋叶殇咬着冰棍牵着妈妈的手,咔嚓咔嚓,咬碎冰皮,一口一口把冰棍吃了个干净。等到他恋恋不舍地回味过绿豆冰棍的美味,终于想要甩开兴致勃勃的妈妈的手一个人回家的时候,楼上的王阿姨笑眯眯地把目光转向他。
她说,我看见那一家来的时候还带了个小孩子哦——小龙这下子就不用担心没人一起玩啦。
很久之后秋叶殇离开了那个旧旧的爬满爬山虎的小区,那时候楼下唠嗑的阿姨都变成了婆婆,楼上的王阿姨脸上的皱纹又深了些许,但是当她看见秋叶殇手中拖着的一模一样的两个行李箱时,她还是笑眯眯地说起那一天,说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会成为好朋友的啊,当时我和小龙说起你的时候他眼睛刷地就亮了。
那时指间扣意味深长地扫了秋叶殇一眼,说,是啊,然后他就跑到我家门口偷看去了,趴在门上探出个头就以为没人看得到他了。
秋叶殇愤愤不平地简直要跳起来,谁说的!我明明是光明正大看的!
指间扣在王阿姨的笑声中轻声说了句蠢货。

当时的指间扣跟着家里人搬到这个小区,搬家的具体原因他记不得了,只记得第一次坐长途客车晕车晕得一塌糊涂的感觉。这种感觉直接导致他根本没有精力欣赏窗外的风景,也没精力帮着父母收拾收拾落了好厚一层灰的新房子。
父母表示理解,母亲揉了揉他的头发让他出去自己转一转,熟悉熟悉周围环境,如果能找到新朋友自然是最好的。
也许对于小小的指间扣来说,熟悉环境没什么,但找到新的朋友——这还真是个问题。
也许有的人天生就懂得如何在一群人里协调关系从而受到欢迎,但无疑他不是。
毫无疑问指间扣是个聪明的孩子,他懂得远超这个年龄的加减乘除,偶尔在他父母聊天时他会从图画书里抬头,接上一句据说在哪个国家也有过哪种事情。
但聪明的孩子通常孤僻,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他们想得太多。
这个总想太多的孩子在小区里绕了一圈,记住了便利店垃圾桶还有从门口到家最短的距离后回家。
……
他看着自家门口趴着的人,认真地思考着要不要报警。

许多年后他们成为了某个游戏公会精英团的一员,偶尔聊起这次初遇,那时指间扣的徒弟眨巴着眼睛追问然后呢然后呢,指间扣挑起嘴角微微笑了笑,说,然后啊,不记得了。
他看着她一脸怨念地凑回女孩子堆嘀嘀咕咕,随手敲了条私聊给好友列表的第一个人,警告他不许说出去私聊会怀孕。
实际上那段经历他们都没忘,那段初遇后来发展成小小的指间扣凑上去捅了捅小小的秋叶殇,后者被吓得跳起来的时候前者也被吓了一大跳。
再然后是被惊动的双方父母出来,了解了事情经过后哭笑不得,陈家妈妈一手拽着秋叶殇赔礼道歉说对不起啦我家孩子给你们惹麻烦了,沈家爸爸摆摆手说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孩子嘛也就是闹着玩玩,然后双方家长相恨见晚约好作为新的邻居明天来陈家吃饭庆贺一下,吧啦吧啦。这时指间扣在父亲身后看着对边被拉住一脸不服气的秋叶殇,悄悄地把手伸进口袋握住了一块糖。
葡萄味,小区便利店里有卖,一块钱两颗。
是被对面的人在父母还没出来时硬塞进来的。

有一年里,指间扣和秋叶殇遇上了人生中的一大选择。
没错,他们遇上了中考。
从幼儿园开始就没和指间扣分开过的秋叶殇纠结了,他的成绩远远比不上指间扣,按这样的分数的话他们只好上不同的学校,而且高中还强制住校——这么说来如果上了不同的学校的话那他一个月能见到指间扣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两天。
这怎么行呢,阿杰怎么能离开我呢。秋叶殇苦恼地想。
但秋叶殇就是秋叶殇,就算想再多也不会变成指间扣。
所以有一天晚上他笃笃笃地敲响了邻居家的门,抱着作业说我有题不会做我来问问阿杰!就这么溜进了指间扣的房间。
哪儿不会?指间扣习以为常。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秋叶殇指了指作业,装作不经意地问了一句。阿杰你高中考哪儿?
X中。指间扣撕下一张草稿纸演算,一旁的绿茶慢腾腾升着热气,护眼台灯明亮却不刺眼的光线悠悠照亮了两个人。
我以为你成绩那么好会去Z中?!秋叶殇惊讶。
指间扣瞥他一眼,继续低头演算。我体育不好,去Z中有点困难。
体育这种东西——多运动运动就好了啊。秋叶殇一脸不可置信。
我得负责两个人的功课,哪有时间去运动。不耐烦。你听不听?
…听听听。

这就是为什么沈家会为陈龙留一道门。

后来很久之后,当记忆斑驳成发黄的老照片,陈龙也仍然能够想起,沈杰的房间里一直有很好的灯光。

有一年里他们吵了一架。
起因是什么后来谁都不记得了,只记得那次争吵差点掀翻了两家的屋顶。
那是他们人生中关于对方的最大一次争吵。
说到底他们心底都一样的倔,不过平时不曾表现。
争吵后是冷战,那段时间恰逢高中假期,每天早上秋叶殇出门跑圈,等他回家后五分钟指间扣出门去图书馆消磨一天。
两家大人碰面的时候眼神无声交流——还没和好啊?最终也只能苦笑着摇摇头。
把一个人彻底割出自己生活的时候,总是需要一些别的事来填满的。这天秋叶殇绕着小区附近跑圈,还很早,冬天的清晨一向没有什么人出门。
他无意中听到了沈杰的名字,当他路过一群把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人时。
于是他跟着听了一路,终于了解到事情始末,昨天沈杰从图书馆回来的时候恰巧遇上打劫的家伙,他没给钱,随便拉了个路人叫了句叔叔就吓跑了打劫的那货。
等那货反应过来的时候,沈杰早走了。
然而生活总是充满戏剧性,那人回到图书馆,向前台的那个小姑娘逼问刚才走的人是谁。
破天荒的,秋叶殇对指间扣在心中骂了句粗话,然后撩起袖子就冲了上去。
……后来指间扣接到电话去派出所领人,这次争吵就这么过了。

冲冠一怒为红颜啊。这事被人知道大概会有人这么吐槽吧。

有一年他们迷上了网游。
他们最开始的设备可不是生态舱,那时的他们刚刚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只能凑钱买了两顶头盔,和另外一个同学一起进入游戏闯荡。
别说,他们真的有这样的天赋。
虽然与之后封神的技术没法比,但慢慢的,还是闯出了自己的名声。
就在这时,战牧法的铁三角断裂了。
那天晚上,秋叶殇抽了一夜的烟。
第二天一早,指间扣敲响了阳台的门。
他说,要不要我给你煮完面?
秋叶殇看着他明显带有血丝的眼睛,鬼使神差答应了。
……剩下的事情太让人悲伤我都写不下去了。

有一年他们成为了虚空之翼精英团不可缺少的一员。
那时候尘埃落定,我不是贼归来,精英团重聚。
游戏还在继续,生活也在继续。
那年的情人节盛世官方推出了活动,零零总总的奖励,有一条是双人击杀某种野图BOSS就会掉落许愿卡。
据说许愿后有blingbling的特效,适合截图党。一方Loli控在频道里一本正经地说。
然后被众人吐槽了官方的少女心。
不管怎么说,精英团还是因此放假一天。
秋叶殇拉着指间扣漫无目的地到处晃悠,毕竟地图很大,BOSS又是完全随机,一天都碰不上也是有可能的。
漫无目的地转悠的时候一方LoLi控和喵喵大白兔晒出了截图,说这个许愿卡是有隐藏奖励的哦。
女孩子这么说的时候,这个隐藏奖励往往是能把人玩进去的。
指间扣盯着那个【神仙眷侣】的称号,笃定了这个想法。

有一年他们凑在一起聊起了曾经的零零总总。
那时候他们不年轻了,眼角不可避免地刻上了皱纹。
那时候点燃一支烟,不抽,只是怀念一下过去的味道。
那时候的他还会下两碗面,一碗里加两个蛋。
他们聊起葡萄味的糖果,聊起绿豆冰棒,聊起灯光,聊起两家靠在一起的阳台。
他们也会聊起那款游戏,偶然想起了那个称号。
他问他,你许了个什么愿?他反问,你许了个什么愿?
这从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他们已经分享了很长的时间。
但未来还很漫长。

评论

热度(15)